全本小说网,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。

279 得不到就毁掉

作者:西母娘娘
更新时间:2020-05-23 19:33:25
    你不知道,你刚刚说沈大夫没什么钱的时候,我看见林深二婶好像很失望似的,所以放心好了,只要沈大夫不露富,林家是断断看不上的。”姜靥拿了一块奶糖剥开来吃,林家嫌贫爱富,不只是因为想让女儿过好日子,还因为林家大房的产业被二房折腾得所剩无几,急需有人注资,不然就回天乏术了。

    这是江云飞告诉她的,她也跟苏尧说过。

    “好在现在生意是在二房手里断送的,应该不至于用许诺的嫁妆填补亏空,而且许诺也没带走多少嫁妆,说结个婚而已,还是应该把钱留给我小姨和姨夫。”苏尧知道她的意思,两个人绕开了林琦看上沈默这件事,聊起了林家的生意。

    “但他们家这个情况,林琦就算想嫁个好人家,也没人能接手吧,都当人是傻子么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有些人就是爱耍小聪明,觉得别人都是傻子。”安然淡淡接了一句,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陆世琬身上。

    “呀,你婆婆来了。”姜靥用手肘捅了捅她,被白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在这儿嚼舌根子,会不会对胎教不好?”苏尧看了看微隆的小腹,玩笑一句,结果却见沈默很严肃地看着她,“干嘛,你真觉得我们这是闲聊八卦啊,我们这可都是人生在世如何过活的精髓,我的孩子要是这些小手段都看不穿,那也太跌份儿了。”

    沈默没笑,江云飞倒是笑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,还是跟之前一样的号码,男人的笑容凝在嘴边,眉头轻皱,起身道,“我接个电话,失陪。”

    转而又对旁边的沈默说了一句,“沈大夫,她们说话我们也插不上嘴,要不要跟我出去透透风。”

    沈默刚开始不太理解他的意思,但见他轻轻摇了摇手机,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动作不显眼,姜靥她们并没有看出来,只是有点疑惑,“他要去接电话,带着沈大夫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诶诶,她来了她来了,你婆婆往这边儿走过来了。”苏尧拍着安然的大腿,一脸看戏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以前不知道婚宴这么好玩儿,毕竟现在没人催她结婚,连催生的话都不用说了,又是自家人的婚礼,给份子钱不心疼,可不就只剩凑热闹。

    原来浮生半日闲,可以这么惬意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沈默跟着江云飞走到酒店外面的一处空地,这儿没有人,分外安静。

    刚刚那通电话因为长久没被接听已经挂了,但江云飞好像并不着急,自顾自走在沈默前头,不时回过身问一句,“沈大夫,你是学心理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不知道他要问什么,只答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你应该很懂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人心难懂,比较多面,不过病人的心比健康人的简单一些,不过就是集中在一个点,生了偏执。”比如隋歆,一辈子事事遂心,偏偏到了他这儿求而不得,所以执拗得不肯放手,不惜伤人伤己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江云飞淡淡一笑,“那就好,你帮我判断判断,这个人是不是有病。”

    电话果然在这个时候又答了过来,男人依旧不疾不徐,“我是做生意的,商场如战场,有时候也要打打心理战。”

    看他要按下接听键,沈默赶忙问了句,“你信任我?”

    苏尧和姜靥的关系他清楚,但作为两个人的丈夫,他和江云飞还没这么熟。

    这么信任他的人品,有点儿让他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我付钱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手指便按下去了。

    江云飞选择了公放,那边的女声尖锐,但听得出已经在压抑了,不然很可能咆哮出来,“江云飞,你又玩儿不接电话这一套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默刚开始以为江总惹了什么桃花债,还在思考要不要帮他,就算对方要给钱,这也是涉及苏尧好朋友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第二句话就打消了他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躲得过么,我这儿有盛耀的财务报表,上面有几笔账根本对不上。”

    江云飞对着沈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唇部依旧噙着笑,只不过多了几分轻蔑讥诮,“对不上也不能说明什么,是人都会犯错,你怎么就确定是我犯错,不是会计犯了错,你有证据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少诈我,不就是想知道我了解多少么?我查过你,在认识我之前,盛耀有一笔巨额注资来路不明,而那个时候你经常出入赌场之类的场所,谁知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给人家洗钱,再加上你前几天又和傅谨恒多有联系,傅谨恒现在正被调查呢,江云飞,我劝你不要抱有侥幸心理。”对方的口气不像一开始那么生气了,隐隐还有些得意,炫耀着旁人的把柄在自己手里,死活都由自己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侥幸心理?什么是侥幸心理,我没做过的事情有什么可怕的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侥幸心理,你以为你能不被查出来么,现在不比以前,国内查的很严,”先是威逼了一下,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冷笑,“江云飞,你不会以为等你真出了事情,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太太还能对你这么死心塌地吧?”

    “周敏,你无聊不无聊,是有太多时间没事做了么?你干脆就承认你喜欢我,求而不得,所以找人唱了这么一出,我现在只是不知道,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,让我别抱侥幸心理,然后呢,和你继续合作,还是给你赔礼道歉,你总不可能让我跟姜靥离婚。”

    沈默终于听明白了,这是第二个隋歆。

    心里忽然有了些许安慰,对江云飞甚至生出了一点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原来世界上的神经病真多啊,受害者还不止他一个。

    “哈,你想得美,我告诉你,你现在就是跪下来给我磕头我都不会再跟盛耀合作,也不会救你,至于你要不要跟你的青梅竹马离婚那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,反正等你进去了,你们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也好,还是她有情有义为了你委身于谁也好,你们两个终究不会有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沈默才从江云飞脸上看到一丝愠怒。

    “我打这个电话只是想告诉你,你回天乏术,等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周敏,你就这么确定,一定能搞垮我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很确定,而且我这个人很坦荡,不会藏着掖着,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,我这个人就喜欢得不到的就毁掉。”

    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