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,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。

第84章 旺盛的好奇心(第二更求推荐,求收藏)

作者:无语的命运
更新时间:2020-05-23 19:32:13
    蒸汽锤?

    什么是蒸汽锤?

    “蒸汽锤就是靠水蒸汽推动的机器锤,锤头和汽缸的活塞杆装置能上下活动……你是?”

    都是嘴快惹得祸,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中,朱国强就像是老师似的,不停的对陈之唤这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读书人解释着蒸汽锤,而让朱国强诧异的是并不倒他们是从那里冒出来的,而是他们两个人对蒸汽锤,对机器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这种好奇心与晚清的那些保守的读书人截然不同。他们非但没有抵触这些新鲜事物,尽管对那种“大铁块在蒸汽锤的锻打下像面团一样的机器”心驰神往起来。

    “蒸汽,蒸汽真的可以带动铁锤吗?”

    别说就是陈之唤,就是葛世振对此也是充满了好奇,瞧着他们两个人好奇的模样,朱国强想了想,然后对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咱们做个试验?”

    “试验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试验,不进行试验的话,可不就是空口无凭?”

    说笑着,朱国强就将他们领到了试验室中,看着试验室里那些精美的玻璃试验器材,两人无不是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这些都是干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瞧着精美的玻璃器,即便是家财丰厚的陈之唤也不敢轻举妄动,唯恐碰碎了一件,到时候赔不起,他不是赔不钱,而是担心有钱也买不到。他家里就有几个西洋的玻璃器,那可是价值百金的稀罕货,就那也比不上这些玻璃的通透。

    甚至当陈之唤看到世子爷拿出一根透明如水晶般的玻璃管,倒上水,用木塞塞住瓶口,然后用火烧管底时,更是紧张道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小,小心些,万一烧炸了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,他的心里升出一种暴殄天物感觉,世子爷居然敢烧这样的水晶管!

    至于家境一般的葛世振,尽管并不知道,这些如水晶般的玻璃器到底有多值钱,但也能猜出来,这些东西必定非常贵,绝对不是寻常人家能拥有的,可搁在世子爷这里,居然就是用火“烧着玩”。

    “烧坏了,再换一个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世子爷的回答,让两人无不是一阵乍舌,这样也行……这,这宗室可真是富可敌国啊!

    朱国强当然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,这间试验室里的器材,原本是他尝试制造雷汞用的,毕竟火炮纸也不好买啊。现在之所以会带他们过来,完全是因为他们两人表现出来的好奇心,借着换衣服的空,他特意回到另一个世界查了一下这两个人,尽管没有查到陈之唤的资料,可却查到了葛世振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他将是明年会试的榜眼,一位靠着八股文章考中榜眼的举人,居然会对蒸汽锤,对科学充满好奇心,这完全超出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其实,朱国强根本就不知道,明朝的士人截然不同于晚清的士人,在利玛窦的书中,曾经不止一次记述了明代士人对科学,对西洋学问怀揣着的强烈“好奇心”,甚至达到“发了狂”的地步,当他抵达中国的时候,各地的来访者络绎不绝,甚至就连陕西的举子,都前来拜访这位西洋学者,他们上门拜访,就是想要了解西方的事情。

    即便是西南边陲的云南举子,也有人听说过他的名义,因为距离太远,不能和他见面,就通过书信与他来往,他收到很多信件,有的人完全不认识,他们在信中与他探讨天主教、科技等各方面的话题,尤其是科技与数学等方面的知识,更是他们讨论的中心。

    一个民族有如此旺盛的好奇心,是最为难能可贵的。甚至如果不是利玛窦的记录,后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时代的明朝读书人会对科学如此的好奇。毕竟,这一切泯灭于历史之中,非但如此,甚至许多人直接用清末去看待明朝,当晚清的士人面对洋人、火车、电报等新事物时,怀揣着恐慌、敌视、愚昧的拒绝时,他们想当然的认为明朝的士人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让他们想象不到的时,无论是利玛窦或者任何一个明代来华传教士,都用大量的文字记录着那个充满好奇且好学明朝。记录着那些聪明的大明士人如何充满热情的学习着异国的语言、文字,以方便他们学习西洋的科学,甚至于音乐、美术。而所有的一切都泯灭于历史之中。

    当晚清的士人用保守且抗拒的心态去对抗科学技术,对抗进步的时候,直教人疑惑他们何以至此?这个细节,却可以告诉人们,在满清的几百年治下,中国人的素质下滑了多少?

    当然,朱国强也不知道,要不然也不会被这两个举人表现出来好学,以及对科学的好奇心惊讶道,然后亲自给他们做蒸汽试验。

    随着酒精灯的加热,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木塞被弹飞了,在木塞弹飞的瞬间,葛世振与陈之唤两人盯着那些玻璃管,足足半晌都没有说话,而陈之唤更是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蒸汽……靠水蒸汽推动的机器锤……锤头、汽缸、……活塞杆……能上下活动……”

    在念叨着这几个字眼的时候,他完全沉浸于某种想象之中,尽管朱国强并没有对他解释什么,但是在他的脑海中,一个简单的构想,甚至已经形成了,他甚至走到那酒精灯前,手指摸着那玻璃试管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汽缸,然后需要一个活塞,刚才那个木塞,就是活塞,可它却弹飞了,怎么样才能不弹开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要排气!”

    葛世振在一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对,要排气,只要把气排出来,木塞,不对,活塞就不会弹飞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一下子气就排出去了,然后怎么动呢?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两人自言自语,朱国强几乎傻了眼,先前的试验让这两位傻了眼,可是现在,他们举一反三的反应,却让他傻了眼,居然可以这样……你们不是应该张口闭口都是“之乎则也”的读书人吗?

    这,这节奏不对啊!

友情链接